跑26个马拉松,美国总统接见……谁说缺陷的人生注定失败

2019-05-08 00: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跑26个马拉松,美国总统接见……谁说缺陷的人生注定失败

洛蕾塔·克莱本。

“如果你停下来,你会看到一群美丽的人类,他们让我们变得更好,也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对于我们身边的特殊人群,国际特奥会主席蒂姆·施莱佛(Timothy Shriver)曾如此说道。

洛蕾塔·克莱本(Loretta Claiborne)就是这些“美丽的人类”中之的一员。 患有智力障碍的她曾夺得过6枚特奥会金牌,并拥有4个大学学位,甚至还受到过克林顿、奥巴马等美国总统的接见。

奥巴马接见洛蕾塔。

不仅如此,年逾五十的洛蕾塔还跑完了26个马拉松和其他大大小小的赛事,其中两个是波士顿马拉松。她的最好成绩是3小时03分,跻身比赛中前100名到达终点的女子选手之列。

头顶光环的洛蕾塔并不满足于现状,她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去激励更多和她一样身处困境的人。

“如果我的故事能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看法,特别是一个孩子对另一个孩子的看法,那么这就是正确的。”

洛蕾塔传递特奥圣火。

因智力障碍遭受校园欺凌

回顾过往,洛蕾塔·克莱本无疑拥有一段黑色的童年。

“黑人”、“智力障碍”这两个词放在上世纪1950年代的美国都是极度敏感,然而它们却全部集中在了年幼的洛雷塔身上。

洛蕾塔患有先天的部分失明和智力障碍,在当时,智力残疾儿童常常会被送进特殊机构并与社会分隔开来,这意味着小洛蕾塔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但她有一位坚强的母亲,她不仅拒绝了医生的建议,还决心让自己的女儿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她将洛蕾塔从医院带回家,之后一直照顾着这个直到4岁才学会走路和说话的孩子。

洛蕾塔的家庭其实并不富裕,母亲需要靠微薄的收入抚养七个孩子。洛蕾塔是家里的第4个孩子,也确实是最特殊的一个,她小时候也憧憬着能像兄弟姐妹那样拥有自己的梦想。

1996年,洛蕾塔获得ESPN颁发的阿瑟·阿什勇气奖。

“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呢?”小洛蕾塔问妈妈,她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护士、兽医或者是运动员。母亲不忍伤害女儿,只好谨慎地选择措辞, “洛蕾塔,你做好你自己,你就是洛蕾塔。”

但上学之后,洛蕾塔立刻感到周围世界的残酷。虽然她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但先天智力残疾还是让幼小的她成为了校园欺凌的目标。

由于智力上的缺陷,洛蕾塔在小学三年级之前多次复读。因为这一点,身边的同学不仅经常嘲笑她,还给她恶作剧、辱骂她,这使他她渐渐不在与人交流,将自己封闭起来。

“每个人都想有自己的声音”,洛蕾塔说,“但当你是那个总被推开的孩子时,事情就会变得很艰难。后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让我很生气,所以我不需要用我的声音,我用我的拳头。”

洛蕾塔平时路跑。

告别拳头,用跑步控制情绪

随着恃强凌弱的现象日益频繁,打架成了洛蕾塔最喜欢的沟通方式,这也让她陷入了更多的麻烦。“我是个无名小卒,没人关心我。我整天上学,坐着不说话。”她曾气冲冲地抱怨。

就在洛蕾塔快要被这种挫败感压垮时,运动成了拯救她的一缕希望,也成了她发泄愤怒和情绪的出口。13岁的她开始学着用双脚代替拳头,尝试练习空手道、跑步等一系列运动。

“洛蕾塔,别再用你的拳头了,要多用你的双脚。你很棒,你可以学习,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一位教练曾如此鼓励洛蕾塔,这让她坚信自己并不是外界所认为的那么一文不值。

事实证明,这些运动的确能够让暴躁的洛蕾塔平静下来。在她17岁时,学校的辅导员建议她报名参加特别奥运会,这一决定也最终改变了她今后的人生轨迹。

1970年,17岁的洛蕾塔参加了在美国宾夕法尼亚举行的特奥会。此后,她连续参加了六届特奥会上,并为美国队拿到了六枚特奥金牌。

除了特奥,洛蕾塔平时最喜欢的其实还是跑步。她曾参加过26场马拉松和一系列其他跑赛事,还是特奥会女子长跑5000米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我以前用拳头来控制情绪,但现在我用跑步来控制,我现在依旧每天会跑五英里。”洛蕾塔说。

“如果这些人能像我一样跑步,那就说明他们也能在社区生活和工作。”

洛蕾塔在特奥活动发表演讲。

我的声音有一种力量

患有智力障碍的洛蕾塔不仅战胜了贫困和欺凌,成为特奥会最为著名的运动员之一,更是成为首位进入特奥会董事会的特奥选手,目前她担任“首席灵感官”一职。

运动上的天赋也让洛蕾塔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明星。

1996年,洛蕾塔获得ESPN颁发的阿瑟·阿什勇气奖。2000年,迪士尼专门为她拍摄传记电影《The Loretta Claiborne Story 》,这也是第一次在美国黄金时段播放特奥运动员的电影。

在美国国家肖像美术馆里,如今还挂着一幅洛蕾塔和特奥会创始人尤妮斯·肯尼迪·施赖弗的合影。此外,她还受到过奥巴马、克林顿等美国前总统的接见。

克林顿接见洛蕾塔。

“是的,我和总统交谈过,但原因是什么?”洛蕾塔自问自答道,“不是因为我是个好运动员,不是因为我的肤色,也不是因为我来自哪里。”

“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他们相信我的声音有一种力量,能够帮助人们被尊重和对待。”

的确,作为这些特殊群体主要发言人之一,洛蕾塔一直致力于改变人们对于智力障碍人群的看法与态度,她因此成为了一个周游世界的演讲者,还曾在TED上发表过演说。

而在联合国大会残疾问题高级别会议上,洛蕾塔也呼吁大家能够用正确的眼光去对待特殊群体。

“在我的世界里,我们看不到一个人不能做什么,我们应该给所有人一个机会。在我的心中,世界应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