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国安恩怨史:从暴发户变豪门 天体绝杀VS可乐泼脸

2019-08-10 22:39 来源:搜狐新闻 编辑:admin

天体和工体多年来一直是中超上座最高的两个球场,恒大和国安一直是话题最多的两支球队。

九年来,国安和恒大之间唯一和谐的一幕,是徐亮在天体进球后得到主队球迷的掌声,除此以外都是相互伤害。主要是恒大伤害国安。

球迷之间的唇枪舌战成为足球文化的一部分,你无法想象第一运动很阳春白雪。那也不科学。

恒大和国安是怎么结出中超俱乐部之间最深的梁子的?

这现象已经成了中超历史的一部分,而且这种针锋相对的敌意很可能会持续、发酵并加深,最终变成一种稳定的敌对文化。这种时候还高喊和谐就没必要了,因为这是足球。足球该有点爱恨情仇。

2011 · 猜想 暴发户能火几年?

恒大跟国安的直接交锋始于挖杨昊。

2010赛季冲超成功后,恒大高薪挖国脚,而杨昊是自由身。当时北京国安国内球员的顶薪不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工资水平在中超一直只是中游。

恒大给杨昊开出的年薪是200万元人民币。恒大还承诺了超高的赢球奖。出于经济层面的考虑,杨昊选择加盟恒大,太正常。但时任老总罗宁执掌国安多年,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中信集团的球员被广州一个房地产企业挖角的现实,他需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消化。

罗宁绝对是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最有意思的老总之一,这可能跟他副部级的身份有关。不是所有官员都处处小心行事、谨言慎行,但罗宁是一个“说人话”的官员。

一个背景深厚的中信集团高层在管理足球俱乐部时的那种高姿态,在罗宁胖嘟嘟的脸上活灵活现。罗宁向来在媒体面前直抒胸臆。在谈及杨昊转投恒大一事时,罗宁在多番言语里公开了他对刚刚入侵中超的恒大的态度:

“都挖走了,中超就他一家玩了,怎么都是冠军了。”
“什么才叫豪门呢?这个问题以前已经讨论过很多年了。投入少就不是豪门吗?你能说阿森纳花钱少就不是豪门吗?”
“别搞了三五年动静挺大的,然后就消失了,不搞了,难道这样球迷就能快乐吗?”
“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
“我觉得这里要说的足球底蕴,很重要。”

恒大当时到处挖角,只有国安官方的反应最剧烈。罗宁的高调反击在某种程度上贴合了部分国安球迷超强的自尊心:国安是最牛的,国安是有底蕴的豪门,恒大只是一支暴发户球队。

也不能忽视媒体的推波助澜。当时北京台做了一档专题节目叫《恒大猜想》,虽然主持开场白说这只是戏谑,但这条片子对恒大金元攻势的讽刺还是成了经典,最后一句“世俱杯就靠你们了”,酸得史无前例空前绝后。以至于后来恒大真的夺了亚冠冠军参加世俱杯,恒大球迷再把片子翻出来看时,又别有一番风味。

2011赛季恒大在中超赛场第一次对阵国安,场外因素所酝酿的剑拔弩张的情绪也传递到了球场上。比赛中,徐云龙受伤倒地,与进场的担架员发生了冲突,这种冲突情节很罕见。

国安在比赛里两度领先,穆里奇助恒大两度扳平,最后的扳平球是门前捅射,球入网后,国安门将杨智痛苦倒地示意穆里奇在射门的时候犯规了,裁判没有理会杨智。第二回合双方在工体战平,杨昊遇到国安球迷的嘘声,中场休息就被李章洙换下。

名义上,那年国安是恒大的争冠对手,但恒大在积分榜早早领先10分左右。恒大成军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拿到了第一个中超冠军,而国安用了15年。

但这个时候罗宁和国安球迷看不上恒大很正常,那只是暴发户的第一个冠军,还不知道这暴发户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2012~2013· 结怨 工体看台可乐飞溅

第二个赛季,恒大和国安在转会市场上又杠上了。当时还剩一年合同的国安主力门将杨智被恒大看中。杨智是广州人,回广州拿高薪是个不错的选择,杨昊的事情可能要重演。

但杨智那年冬天踢省港杯受伤了,伤停几个月,这件事可能对最后的结局有影响。国安此时已经接受恒大金元冲击力所带来的现实,不得不用涨薪的方式留住球员,国安那个较低标准的工资结构终于开始调整。

杨智在2012赛季的冬季窗口发了一条只有两个数字的微博:“8、16”。“8”和“16”分别是杨昊和黄博文此前在国安的号码。这两人都在一年前的冬季窗口自由身离队。杨智这条微博的意思不难揣测,他有可能离队,如果不能加薪续约的话。当时他应该想不到,半年之后,曾经的国安16号也去了恒大,国安球迷炸了锅。

黄博文是国安培养出来的,离开的时候确实对媒体说过回国只回国安,没想到反而加盟了国安球迷最讨厌的暴发户。当国安的球员频繁被恒大弄走,球迷的心里落差可以想象,他们发现首都的豪门并不是中国球员最向往的俱乐部了,这意味着国安很难再具备争第一的真实竞争力。

这一年恒大在倒数第二轮夺冠的时候,领先了国安整整13分,最后一轮做客工体,里皮只让一群替补去走个过场而已。

一年后,黄博文随恒大回工体对阵母队,赛后绕场致谢球迷的时候,被极端球迷骂,被泼可乐。

如果黄博文去的不是恒大,而是申花或者鲁能,国安球迷的情绪未必这么夸张。当然这个假设不成立,当时只有恒大会掏一大笔转会费从全北现代引进黄博文。

2013赛季,恒大在中超联赛和足协杯四战国安3胜1平,直接交锋战绩是碾压。年末恒大联赛积分领先国安26分,完成三连冠。恒大还拿到了中超球队历史上第一座亚洲冠军。

毫无疑问,恒大的巨大投入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这之于其它中超球队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故事。国安引以为傲的传统底蕴,在恒大王朝面前,不可能再有太多优越感了。但越这样,国安球迷就越容易把这种论调当作武器:恒大的成绩只是靠砸钱。

2014 · 互撕 天体绝杀,“胜似冠军”

虽然投入跟不上恒大,但国安还是喜欢较劲。2014赛季是国安唯一一个真正和恒大争冠的赛季,这年国安的投入要远远低于恒大,但恒大引援效果不佳,全队疲态明显。

倒数第二轮,恒大主场对阵国安,不输球就提前夺冠。恒大集团把庆功典礼的道具提前准备好了,放在场边先用黑色幕布盖着。足校的孩子们一车一车专门从清远拉过来,也是为了夺冠庆典。

但邵佳一在终场前的任意球绝杀让国安扬眉吐气。那场比赛印象最深的不是邵佳一的绝杀,而是赛后马季奇朝着客队球迷区嘶吼着庆祝时的肢体语言,他狠狠指着脚下草皮,那股劲儿好像用尽了他余生全部力气,意思是我们在恒大的主场干翻了恒大。

最后的冠军还是恒大的,恒大最后一轮客场1比1战平了山东鲁能。但就算恒大输给了鲁能,冠军也还是恒大的,因为国安自己主场没有拿下为保级死磕的河南建业。赛季结束后,罗宁还是在北京台畅所欲言,暗示恒大为争冠在场外做了很多小动作。他原话是这样的:

“在我心目中,不管是比赛的过程还是成绩,我们是硬梆梆的,自己打出来的。那如果说有其它的因素使我们不能拿冠军,那它就是我心目中的冠军,没加冕而已嘛。那要像那样拿冠军,那冠军我都不一定要。那要它有什么意思啊?要我也道个歉,对不起啊,那个队我真是对不起你们,本来这球该输的怎么赢了呢?所以这冠军拿的不太适合,要我我肯定这么说。一场球咱就算了,你来回这么弄,这个不公平啊!”

罗宁这番话的意思,国安球迷解读起来很简单:恒大使诈了,使诈了才能力压国安夺冠。

想想也是有趣。一个副部级国企干部,因为球队没夺冠,在镜头前撒气式地喊冤,如果不是因为中国足球,你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幕。无论恒大拿了几连冠,罗宁的言论依然自我、本位、直接,他就是不服。

“足球不是炫富和赌气,不必羡慕恒大。”
“俱乐部在中超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咱们联赛现在贫富差距大到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什么意义?”
“我从来没羡慕过恒大拿冠军,这种冠军有什么意义啊。把一个国家队搁在一起再加上几个外援就拿亚冠冠军了,哪个国家队的队员搁一块都一样。关键是你的冠军是怎么来的。”

听起来,两家俱乐部有不同的建队价值观。但所谓价值观背后的差异实质,只是两家企业的诉求有所不同。罗宁自己说过:“对国安来说,买外援钱不是问题,只要是符合身价,符合球队的需要,它的绝对数不是问题!但我们是国企,花每一分钱都要有责任。”

听北京同行说过一个故事,有次国安做客天体,罗宁走进更衣室里给球队做动员,说你们进了球场抬头看,看到两个什么字?中信!(天体北门外正是中信大厦,曾经的广州第一高楼)他希望通过这样的鼓励让球员更有底气。

中信集团直接归属国务院管理,是部级企业,中国行政级别最高的企业,非一般企业可比。不要说曾经广州第一高楼中信大厦,如今在建的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将是中信总部大楼。

罗宁“吹牛皮”的资本是实在的。但也正因为此,中信的位置摆在那儿,它搞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可能确实有公益性质,可能确实是为了丰富首都人民的体育文化生活(不是所有正能量的话都是假话,这句还是可以相信的),你让它通过搞足球来赚取品牌效应然后转化为利益,它根本没这个必要。

恒大不一样,作为一家试图从地方扩展到全国的民营房地产企业,它的品牌建设和传播是极其重要的。房地产疯狂发展的十年,恒大集团疯狂扩张的十年,恒大足球王朝的十年,这种重合绝非偶然。

不能高估恒大搞足球的作用,但也不能低估恒大搞足球的动机。恒大对足球投入巨大,奔着冠军去,某种程度上也开发了冠军的价值——中国足球在商业层面的转换价值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尽管它的投入看起来绕过了一个所谓的职业化市场,简单而粗暴。

罗宁站在鄙视链的上游看恒大,这是不公平的,也没有必要。其它俱乐部纷纷效仿恒大加大投入,国安反受中信企业性质桎梏了,所以最后不得不把俱乐部卖给中赫集团,这样才能保证球队在资金层面跟得上顶级豪门标准。中信国安不可能花4200万欧元买马丁内斯,不可能花5000万欧元买特谢拉。

国安和恒大有一个错位,这个现象也很神奇。作为国务院直属企业,中信根正苗红,但它从来不标榜自己要为中国足球做什么贡献,也不标榜自己代表中国足球。而恒大集团作为地方民企,喜欢往中国概念上靠。比如2013年东亚杯期间出台的《国八条》,搞国脚监察团。恒大集团搞足校,振兴中国足球的口号喊得响亮。

2015·最后的倔强 “为国争光不为钱”

2015赛季中超最后一轮,国安主场0比2输给恒大,目送恒大在工体完成中超联赛五连冠,自己却因为最后的两连败失去了亚冠参赛资格。那年国安亚冠小组赛成绩还不错,积11分小组第一出线,但八分之一决赛被全北现代淘汰。

恒大不知不觉已联赛五连冠,又一次拿到了亚冠奖杯,成绩上已经甩开国安几条街。首都底蕴豪门的球迷这时已经没办法再嘲笑恒大是暴发户了,他们最后一个主场在看台上拉起横幅:“我们不要一个只会吹的俱乐部。”

对国安来说,那又是一个被恒大打趴下的赛季,俱乐部承受了很大压力。赛季结束后罗宁又有一番言论:“我们今年自己被上半年的成绩迷惑了,北京媒体把我们吹得也是不行了。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中超最会踢球的了。我们亚冠成绩好?韩国球队根本不想拿小组第一啊!人家日韩球迷不看亚冠,只看国家队。我搞不懂为什么这么看重亚冠的成绩,和国家队又没有关系!”

罗宁这话明显针对恒大,但他不是假话,因为国安在最初那几年确实不那么在乎亚冠,国安的奖金政策能体现这一点:中超的赢球奖比亚冠赢球奖要高。

以夺冠之后的2010赛季为例,国安的中超赢球奖主场60万元、客场70万元,亚冠赢球奖不论主客场都只有40万元。到了2013赛季,国安终于把亚冠赢球奖提升到中超水准,都是单场100万元人民币,但国安在中超还有一项附加政策,即如果对手的赢球奖高于国安(假设300万元),那么国安追加到跟对手一致(300万元)。所以还是亚冠赢球奖低于中超。

恒大对亚冠的重视程度恰好相反。以首次参加亚冠的2012赛季为例,恒大亚冠联赛赢球奖制度是“6306”,即赢球奖600万元,平球奖300万元,输球不奖不罚,每晋级一轮,再奖励球队600万元人民币。到了2013赛季,在此基础上,亚冠还设置“为国争光奖”,每场比赛净胜对手一球,就额外奖励球队200万元人民币。中超奖金政策是“303”,赢球奖300万元,平局不奖,输球倒罚300万元。

恒大和国安就是两个极端。

前者通过巨额奖金刺激球员在亚冠赛场踢出好成绩,这样恒大在中国足坛的存在感会更强,也可以更贴近“为国争光”的概念。而国安是国内唯一亚冠奖金低于中超奖金的球队,罗宁说国安踢亚冠是真正的“为国争光”,是为荣誉而战,不是为了钱。

根正苗红的国企中信相信精神的力量,极少提及“国家概念”,野蛮生长的房企恒大相信金钱的力量,同时标榜“为国”。最后看疗效,国安在亚洲赛场一直比较失败,恒大不断收割成功,这一点足以说明职业足球的成绩跟资金投入密不可分。但国安就是看不上恒大的自我标榜。

如果你问一位国安俱乐部工作人员怎们看待恒大,他会告诉你两个字:恶心。不是恒大球队恶心,而是恒大集团恶心。

2016~2017 · 妥协&挣扎 “国安、乐视、中赫”

中信到了最后不得不面对现实。足球对这家企业来说不太重要,他们也不可能打破自己的游戏规则疯狂投入,所以他们选择放手,只有把俱乐部大部分股份转手给民营企业,国安才得以在中超的金元格局下继续争第一。

国安转让的过程一波三折。2016年1月,国安与乐视体育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乐视承诺两年内以20亿元获得国安50%股权,但双方的合作在赛季中期宣告破裂,因为乐视方面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国安与乐视合作期间还有一件趣事:这个赛季国安0比3不敌恒大的赛后,乐视体育的海报把郜林作为主角,引发部分国安球迷不满,他们认为乐视体育既然是自己俱乐部的股东,就不该涨对手士气灭自己威风,而乐视一位编辑接受北京媒体采访时回应:“不能说赞助了国安,乐视体育就变成BTV吧。”

中信转头与蚂蚁金服和IDG资本谈合作,但蚂蚁金服的老板马云同时拥有恒大俱乐部的股权,有关联嫌疑,交易谈判被足协喊停。最后,房地产商中赫集团突然杀出,以64%的控股比例成为国安的新老板。

中信卸下24年的足球重担之后,罗宁对媒体说:“我们作为负责任的企业,也算是有一个交待。我们国企在很多方面没法跟私企比,尤其是这种高度市场化的职业足球,国企有时候会不适应,所以我们也一直在想办法对股权进行改革。能这么快达成改变合作,也是各方面努力促成的。以前我们(国安)是国企,现在则是民营企业家进入运营,也符合现在足球市场的规律。”

这不是罗宁第一次提到市场规律。第一次提的时候,他在北京台做节目,说有俱乐部高价买球员、给出超高薪水,违背市场规律。罗宁心里未必妥协了,但中信搞足球的姿态妥协了。

中赫的加入,意味着国安在金元足球面前的那股傲气不复存在。暴发户恒大最初带起来的节奏,首都豪门终于不得不跟上。就连周金辉给国脚开会的样子都学了许家印的一半。

当国安变得金元,球队实力与恒大更接近,竞争关系也就更加剑拔弩张。中赫的投入让国安开始真正看到了冲击冠军的希望。

中赫元年的2017赛季,国安过得很挣扎,何塞因战绩不佳下课后,德国人施密特接任,首秀就是对恒大,结果主场2比0干净利落拿下。这是国安与恒大九年交锋史上国安赢得最干脆最有说服力的一场,索里亚诺梅开二度,施密特的高强度逼抢战术让斯科拉里措手不及。

国安没有拿到亚冠资格,中赫入主后的第一个赛季难言成功。恒大完成了可怕的七连冠,看似王朝无尽头。

2018·争锋 谁动了奥巴梅扬

受到刺激的周金辉决定在2018赛季大干一场,不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恒大在转会市场上正面刚。国安说他们谈好了奥巴梅杨,但恒大中途杀出抬价。双方的恩怨升级。

国安借北京媒体之口指责恒大搞引援恶性竞争,还扣上了“损害国家利益”的帽子。虽然这顶帽子有点胡来,但可能也看愣了对国家利益概念尤其敏感的许老板。这么多年跟国安明争暗斗,恒大官方从来都很沉默,但这一次恒大坐不住了。

在中国足协发布公告表示要对引援抬价这一传闻进行调查后,恒大发了辟谣公告。随后恒大又发一条公告表示不再从国外高价引援,要把重心转向青训,要向全华班挺近。

恒大十年来从来没有在任何招数上被动过,但奥巴梅杨这件事是个例外。

奥巴梅杨传闻的连锁反应,奠定了恒大在2018赛季丢冠的基调。外援阵容没能加强,只是从泰达引进了一个平庸的后腰古德利,恒大丧失了牌面优势,以至于上半段在积分上被上港落下了5分。

夏季窗口,急于争冠的恒大手撕了自己发过的那条公告,从欧洲引进了塔利斯卡,从巴萨签回保利尼奥。两笔交易,都是高价。如果赛季之初恒大按原计划“高价引援”,恐怕不会丢冠。

因为奥巴梅杨的事,恒大和国安之间的火药味更浓了。2018年4月22日,双方在工体交手,涌进56211名球迷现场观战,刷新了25年来工体上座率纪录。

那场球,只有古德利单外援出战、几乎是全华班的恒大反而以2比0领先,早早控制全局。比埃拉、奥古斯托、巴坎布三叉戟首发的国安在补时阶段连进两球完成绝平,够惊险。

中赫国安在2018赛季真正吹响了争冠的号角,一度17轮联赛不败,在赛季中途长期把持积分榜榜首。不巧,把国安拉下马的正好是恒大。联赛第22轮,夏天姗姗来迟的塔利斯卡在补时阶段绝杀国安,国安积分就此被恒大追平,被上港反超,从第一落到第三。输给恒大之后,国安遭遇三连败,争冠路上突然崩盘。

但国安还有点好,至少拿了个足协杯,终结十年无冠历史。国安之前两次在足协杯上遇到恒大都是两回合被双杀,好在这次没遇到。

但足协杯的分量跟联赛完全没法比。当球迷喊出“我们是冠军”的时候,多少有点底气不足。小俱乐部拿个足协杯冠军可以吹上天,但首都豪门不可能满足于足协杯。

周金辉在足协杯的庆功仪式上说,国安一定要拿联赛冠军,这是夙愿。

2019·死磕到底 全华班、集训队、韦世豪

国安把争冠当夙愿的时候,恒大已经另辟蹊径了:半推半就的集训队。

国安永远看不惯恒大的节奏,更何况恒大要挖国安的人。2019冬季窗口,有一天国安俱乐部突然炸锅,恒大要以集训队名义挖国安几名年轻国脚,周金辉怒得让国安准备发布公告抗议,但后来克制住,准备好的公告没有发出来。

恒大挖人的事因阻力太大,没有了下文,但恒大积极主动往集训队靠的姿态,已经被各家俱乐部所了解。国安因为被挖的人最多,怒气最大。

很多中超球迷对恒大的看法里夹杂着一些误解,比如有人说恒大在总局的帮助下花2000万元就拿下了几位年轻国脚。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国安清楚真实的市场行情是怎么回事,韦世豪是按市场价以自由交易的形式离开国安的,所以国安方面从来不拿恒大豪购年轻国脚说事。但韦世豪在恒大横空出世,增添了国安的悔意。

施密特没有把韦世豪练出来,卡纳瓦罗把韦世豪练出来了。国安放给恒大的是未来几年里中国最好的攻击手。

2019赛季冬季窗口,国安继续补强球队,冲着联赛冠军去,恒大则把战略重心放在“向全华班靠拢”,搞双外援内规,锻炼年轻国脚。赛季中途,恒大又遭遇王牌外援塔利斯卡大伤,郜林、于汉超、曾诚大伤,李学鹏、冯潇霆断断续续伤停,球队不得不一边换血,一边咬牙。

国安开局很顺利,一路连胜,而且在天体拿下只有保利尼奥单外援的恒大,积分优势领先到8分,气势比往年更盛。国安一边嘲笑恒大“搞集训队谄媚上方”,另一边享用恒大作茧自缚的果实,切实看到了今年争冠的希望。

天体的比赛有一个手球争议。于大宝禁区里明显手球,克拉滕伯格在观看VAR之后没有判点球。其实恒大方面当时对这个判罚没有太多计较,但问题在于国安在多场比赛里遇到相似情况时却能拿到点球,这个话题让恒大球迷有了嚼劲。

夏季窗口,恒大国安之间出现了一些诡异传闻。保利尼奥换李可?黄博文换李可?因这种八字没一撇的传闻,黄博文躺枪又被国安球迷骂,他在社交平台上怼国安球迷:“别操心我的事了,想想你们最牛的队怎么夺冠吧……”怼得很直接。

伤兵满营且落后国安8分的时候,卡纳瓦罗肯定想不到做客工体的时候已经领先国安4分。恒大的气质在于坚韧、顽强,但这样的局面还是超乎想象。而偏偏伤病是公平的,当塔利斯卡伤愈归来,国安双核之一比埃拉伤了,伤停两个月以上,相当于下半赛季报销。

比埃拉一伤,国安没咬住,双线作战三连败。似曾相似的三连败。

恒大总是喜欢先立个牌坊,然后自己又偷偷把它砸掉。赛季初的双外援内规在埃尔克森和塔利斯卡一同归来后,不知不觉就被撤销了。国安球迷当然嘲笑恒大,但这种嘲笑却不伤及恒大毫毛。

恒大在全华班和归化球员上的争议事件被国安球迷笑话,会阻碍他们卖房造车吗?答案很清楚。那年亚冠决赛之前突然违约拿掉东风启辰的胸前广告也不碍事。恒大不是一家纯粹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他们考虑的东西不只是足球。

更现实的情况是,此消彼长,国安伤了核心,仓促之下换了个后腰,恒大以满员阵容领跑积分榜,而且每个人状态都很好。被恒大在积分榜上逆转领先4分后,周金辉决定换掉施密特。这个决定有赌博的意思,恒大的强势反弹似乎让周金辉乱了方寸。

眼下恒大拿到了一个争冠路上一箭双雕的机会:周末恒大若在工体取胜,将追平中超13连胜的最长连胜纪录,直奔联赛冠军和史无前例的14连胜而去。如果真是这样,对国安未免太残酷。

恒大的投入始终高于国安,所以这个结果也正常。

九年来,国安是恒大交手次数最多的球队,共22场,没有之一。国安有很多死敌,泰达、鲁能。但只有跟恒大的对抗才是大流量对抗。

恒大和国安恩怨交织的九年时间里,恒大从暴发户变成了底蕴豪门,国安从底蕴豪门变成奖杯数望尘莫及。国安始终被恒大压制,但国安有一点好,这么多年无冠,工体始终有人看,有人看,有希望,好像也就够了。国安也在妥协,但也不愿意丢掉自己的倔强和傲气。就算十年无冠,国安还是会死磕下去,这个最重要。

国安讨厌恒大,恒大讨厌国安,就这么继续下去成为宿敌,没有什么不好。在对抗中坚守至少不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