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乔纳森:站在乔布斯身后的人

2019-06-29 20:24 来源:搜狐新闻 编辑:admin

原标题:【人物】乔纳森:站在乔布斯身后的人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在苹果供职近30年的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Jony Ive)真的要离开了,数以万计的人曾被他的设计打动。

公司还没有公布他的继任者,事实上,和乔布斯离开时的状况相似,没什么人能想象到没有“Jonathan Ive”的苹果会是什么样。

19世纪70年代,乔纳森·艾维出生在伦敦。他的父亲是一名银器工匠,这对他似乎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47岁那年,已经闯出一番名堂的乔纳森曾对媒体说道,“我的爸爸是一个了不起的手艺人,一个伟大的银匠。”如果让他短暂离开苹果一年,他表示自己将动手做一些银器。

从纽卡斯尔艺术学校设计系毕业时,22岁的乔纳森据说已经是英国设计圈的一个传奇了。

作为当时工业设计专业的第一名,他的毕业作品能够让听障儿童更好地与老师沟通。再后来,他还拿过两次皇家艺术学会的学生设计大奖。

机缘巧合下,年轻的乔纳森结识了苹果当时的设计团队主管布鲁林,并在对方手里偶尔接一些外包的活儿,其中就包括PowerBook。

1992年,乔纳森以全职身份加入苹果——这位英国理工科毕业生正式开启了成为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灵魂人物的旅程。

事实上,他去往美国的行为曾让他在英国的第一个老板Clive Grinyer大失所望,后者几乎为了雇佣乔纳森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我们失去了一个伟大的天才。”Grinyer这样说道。

不过,和许多“天才”的故事雷同,乔纳森在苹果的最初几年并不顺利。

他第一个要完成的任务是运行Apple Newton的PDA,以及打印机托盘,但设计团队被迫要向一些新潮的产物妥协。再加上苹果当时常年困顿于亏损,乔纳森不但要做出好的设计,还要竭尽全力与成本控制做斗争。

后人知道那段时期是苹果迎来黎明前的黑暗,但不满三十岁的乔纳森无法未卜先知——他开始考虑返回英格兰。

1997年,阔别十二年之久的乔布斯在万众瞩目下回归苹果。在一次对设计部的参观中,这位想要力挽狂澜的CEO对乔纳森的设计能力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欣赏。

“Oh my god!看看我们都有些什么!”乔布斯对乔纳森的设计原型感叹道。

在这之后,乔布斯任命他成为苹果工业设计的高级副总裁,并为设计团队提供新的工作室,购买最新的快速成型设备,不但配备私人厨房还加强了安保系统以防设计方案泄密。

这一切及时拉回了几乎就要拿着补偿金离开公司的乔纳森。显然,他不想辜负这样的信任。

不到一年的时间,乔布斯和乔纳森推出了第一款合作产品iMac,前所未有的曲线和半透明外观让它彻底区别于市场上的其他产品。从这个节点开始,苹果起死回生。

乔纳森为它付出了很多,单是iMac台式机的支撑就花费了他数月的时间来研究,他希望找到像向日葵花径一样完美的有机结构。

尽管如此,它仍然没有达到乔布斯的完美标准。

图片来源:网络

可乔纳森不知气馁,更不知吝啬他的天赋与勤奋。从2001年的iPod开始,Mac、iPhone、iPad,他用自己的设计哲学一步一步征服了用户,也征服了乔布斯,两人的默契一时无两。

2013年,负责iOS软件开发的苹果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特尔离开,乔纳森兼管人机界面设计。硬件之外,他的肩上又挑起了软件外观设计的重担。

后来,他给出了大胆的答案——一个视觉感观被重新定义的iOS7,UI设计从拟物化向扁平风格过渡,再次颠覆了陈旧的规则。

这套系统的成功意味着乔纳森的理念得到了由内而外的统一。他的设计痕迹变得无处不在,苹果美学也逐渐被推崇至极。

乔纳森在产品上的得意表现,将他在公司内部的个人影响力一度推至仅次于乔布斯。

仔细揣摩,他们二人的合拍不难让人理解,例如两人的形象就很相像——乔纳森也总是爱穿T恤、运动鞋,或是三宅一生的圆领毛衣,硬朗的五官之上是一头极短的圆寸。

图片来源:网络

在2011年那个至今令人感到不舍的葬礼上,乔纳森回忆起两个人共同创造一款产品的许多细节,他说那些日子被乔布斯形容为“像精神病患接管了疗养院”。

乔纳森对设计的用心,在拼命追赶乔布斯对产品的执着。

谁都无法否认,苹果将白色运用到极致,而白色其实是一种极为严苛的饰面。它看似无色、中立、淡而无味,实则拥有难以驾驭的严肃性和纯粹性,可乔纳森却用它替苹果包装了一个又一个堪称完美的硬件。

如果不像“精神病患”一般投入,仅靠天赋很难达成这样的成就。

为了初代iMac拥有尽善尽美的半透明色彩,乔纳森曾让自己在糖果工厂泡好几个小时。钛合金PowerBook能够打破陈旧的黑色塑料外壳设计,也得益于他旅行到日本北部,观摩当地匠人如何将金属打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太愿意被称为极简主义者,这概括不了他的工作内容和设计目标。

“我们工作的各种努力也不是极简主义能概括的。”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创造一件纯粹,朴素和简单的产品要花费很长的时间,长得不可思议。而且你和这个产品在情感上是连接的。”

然而英雄不能永远打头阵。2015年,乔纳森在外界“退居二线”的猜测中“升官”,成为苹果公司历史上第一位首席设计总监。

他在当时表示,这次职务调动将会让他“从管理的苦差中解放,日后将可以更专注设计”,但在许多外人看来,这只是他即将离开公司的信号。乔纳森会逐步放权,公司则会培养新人。

无论如何,他还在努力延续自己的传奇。

AirPods是他的又一次胜利,起初人们并不看好这款产品,如今它不仅引领了潮流,还主导了蓝牙耳机市场。

另一场战役则结束在几周前正式开放的Apple Park,这个耗时8年、斥资50亿美元的项目是苹果的新总部。

乔纳森说,之所以决定现在离开,是因为有一些重点项目已经完成,比如Apple Park。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乔布斯生前所设计的,也是乔纳森离开苹果前最倾注心血的项目。

乔纳森曾在接受《纽约客》的采访时说道:“我有一位出色的老师,他就是乔布斯。我还没有遇到过像他一样专注的人。”

图片来源:网络

回头看,他对于离开似乎早有心理准备。除了职责上的约束,他的内心也许有一份对自己的承诺。所以他在2017年再次回归设计部门掌权,已经没有太大实质意义。

如今,他的“离职过渡期”就要正式结束,创业者乔纳森有一个新的故事将要谱写。

这家令人止不住好奇的公司叫做LoveFrom。据《金融时报》报道,它将在2020年以一家创意公司的身份正式成立,总部拟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初期将以可穿戴技术和医疗保健领域为重心。

乔纳森没有打算结束和苹果的缘分。他不仅拉来了同为工业设计师的前同事马克·纽森(Marc Newson),还计划将苹果作为新公司的第一位客户。

“虽然我将从苹果公司离职,但我仍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参与(苹果公司的设计工作)——我希望未来很多年都将如此。”乔纳森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蒂姆·库克在为他发表的声明中,认可了他在苹果公司复兴道路上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同样表达了今后将要展开独家项目合作的期望。

只不过声明中那些平和的论调,似乎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外界如何揣测苹果即将受到的影响。消息公布后,苹果股价在美股盘后交易中应声下跌,跌幅一度超过1%,市值下降至少90亿美元。

乔纳森的离开无疑是苹果公司某种意义上一个时代的终结,不过这也使得他再次打破了个人的天花板。对于那些关注乔纳森的人而言,这也许是更值得兴奋和期待的事情。

2014年,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向乔纳森提出过一个有趣的问题:“你47岁了,而科技产业是一个相对年轻的产业。你担心自己会变得又老又没用吗?”

他当时的回答是:“也许我应该担心。”

今年52岁的他,似乎拥有了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