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湾上的虚实攻防:美国的布阵和伊朗的进退

2019-05-09 00: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波斯湾上的虚实攻防:美国的布阵和伊朗的进退

正当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由地中海东入红海缓缓驶向波斯湾方向时,5月8日,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宣布部分退出伊朗核协定(JPCOA)。这一日,恰逢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这份由俄、法、德、中等六国与伊朗共同签署的协定一周年。

这份“周年礼物”来得并不意外。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宣布“退群”并重启对伊朗的全方位制裁以来,美伊关系直转急下。尤其在近两个月,美国对伊朗从经济、外交到军事层面的多重施压已愈演愈烈,美伊剑拔弩张,波斯湾暗流涌动。

“对伊朗施压显示出美国把伊朗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安全威胁……(目的)一是要靠伊朗来调动以色列和沙特在安全上对美国的进一步依赖,然后拼凑所谓的‘阿拉伯版北约’,甚至达到加强沙特和以色列盟友关系的目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但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制造出伊朗的威胁,并且在美国减少投入的情况下从中获利。”

据路透社报道,本月4日,美国国务院已经批准向海湾盟友巴林和阿联酋出售价值近60亿美元的武器。而不久前的4月,美国刚刚向沙特出售了一套萨德(THAAD)导弹防御系统。

博尔顿又喊“狼来了”

前几日还就军事干预委内瑞拉一事推波助澜,不久,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鹰派博尔顿又立刻将焦点投入了中东地区,大谈“伊朗威胁”。

“我们要向伊朗释放出一种清晰直白的信息,任何对美国或其盟友利益的打击,都会遭到无情打击,”博尔顿以一贯强硬的语调指出,“美国不是要和伊朗打仗,而是要对任何袭击做好回应的准备。”

至于有关伊朗“打击美国”的方式、目的等细节,在博尔顿的语境中几乎没有得到体现。此前有报道披露,有迹象表明伊朗支持下的什叶派民兵组织计划袭击驻伊拉克美军,也有消息称以色列向美国提供了伊朗将对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利益及其盟友进行袭击的情报。

五角大楼方面也未能提供任何有关“所受威胁”的确切性质。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言人比尔·乌尔班表示,特遣部队向美国中央司令部行动区的转移是对伊朗军方及其代理人可能袭击该地区美军“最新、最明确迹象”的回应,并“阻止任何侵略行为”。“

但对于最为核心的信息——究竟是何种“明确迹象”、何种“侵略行为”迫使美国做此对策,乌尔班则语焉不详。“许多因素都指明了这是可信的,这与情报来源和获取方法有关,这不是我们能谈论的。”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也传出不同的声音。

美国《外交政策》援引匿名美国官员的话称,加强部署意味着该地区美军有受到袭击的可能,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存在一场近在眼前的、与伊朗有关的袭击”。

《外交政策》进一步分析指出,博尔顿一向有夸大和操纵情报以致使诉诸武力的不良记录,有关“伊朗威胁”的信息不难被看出有“假新闻”的成分。但博尔顿虚张声势的举动是否会引发区域性的军事对抗,目前来看成了更为真实的威胁。

在此之前,美国已多次向伊朗“发难”。

4月8日,特朗普宣布将作为伊朗国家武装力量的伊斯兰革命卫队恐怖组织。作为报复,当日晚间,伊朗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宣布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及其驻西亚军队列为恐怖组织。此后伊朗议会通过法案,认定所有美军都为恐怖组织。

4月22日,美国白宫决定全面“清零”伊朗石油出口,此前给予印度、土耳其、韩国等八个地区和国家的暂时性原油进口制裁豁免于5月初到期后将不再延续。对此,5月5日伊朗石油部门官员宣称将动用一切资源在“灰色市场”出售石油。

5月5日,白宫宣布针对伊朗的“威胁”向中东地区部署航空母舰打击群和轰炸机特遣队。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又临时取消柏林之行突访巴格达,游说伊拉克“孤立”伊朗。

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进一步宣布签署行政令,对伊朗的铁、钢、铝、铜等产业进行制裁。但同时,特朗普表示期待与伊朗领导人的会晤。

一边,是美国一步步的“极限施压”和在波斯湾大张旗鼓地排兵布阵,另一边,是伊朗多次威胁重启铀浓缩活动后的部分退出核协议。自特朗普上台后便一直处于舆论旋涡中心的波斯湾,脆弱的地区和平正值于千钧一发之际。

不过,4月22日,在美国宣布让伊朗石油出口“清零”后,国际油价经历了一段涨幅。据新华社报道,22日,布伦特原油盘中涨幅超过3%,每桶油价升至74.14美元,创去年11月以来新高;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期货一度上涨2.9%,至每桶65.87美元,为10月30日以来最高。

“距离下一届总统大选还有将近20个月,特朗普显然仍在关注油价波动。”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分析师写道。

伊朗“部分退出”协议以退为进

伊朗也将不断升级的威胁变为现实,在美国单方面退出一年后,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部分条款。

但伊朗在部分退出的方式及时间上予以了弹性保留。

据伊朗官方通讯社IRNA报道,总统鲁哈尼强调,中止部分条款并不意味着退出伊核协议,并给予除美国外的其他各方60天的缓冲期谈判解决伊朗在核协议中的权益问题,特别是涉及石油及银行的问题。

“伊朗部分地退出伊核协议,表明它实际上仍然有维护伊核协议的意愿。”刘中民认为,伊朗作出部分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一方面是对美国显示出伊朗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强硬立场,另一方面则是在向其他协议签署国释放信号,希望这些国家能够弥补伊朗因制裁所受的压力和损失,尤其是经济方面的损失。

对于此次退出决定,一向以言辞犀利、头脑敏锐著称的伊朗外长扎里夫再次不卑不亢地表明伊朗立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为自己的权利去抵抗。”

之后,话锋一转,扎里夫直接把难题丢给了“老大哥”——同样深陷西方制裁的俄罗斯。

“今天,轮到世界去完成他们的承诺,我相信在这方面俄罗斯会做一个先锋。”扎里夫充满信心地说。

俄罗斯早在2014年就与伊朗签订了“石油换商品”协议,而在去年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制裁后,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曾表示有意与伊朗延长该协议。

相比之下,伊核六方协议中的英、法、德则步伐则相对迟缓。虽然5日欧盟以及德、法、英已重申将继续维护伊核协议,并决心“继续与伊朗进行合法贸易”,但其对外宣称建立的绕开美元结算的欧盟-伊朗“特殊目的实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SVP)金融交易系统——“贸易往来支持系统”(INSTEX)结算工具迟迟未能投入使用。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8日接受俄媒采访时表示,“据我所知,INSTEX远不如计划的那样有效,更谈不上全面。”

“如果其他各方仍然无所作为的话,伊核协议仅仅是一张空头支票,没有任何价值。”刘中民表示,伊朗部分退出的选择表面是退,实则为进,“是想向俄罗斯、欧盟甚至中国等各方施加压力来保护伊核协议,如果各方都无可奈何,美国又不断为所欲为,那么未来发展的走向会是伊朗全面退出伊核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