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娱乐圈大姐大,讽刺周星驰不会红,刁难黄渤反被呛

2019-07-24 22:16 来源:搜狐新闻 编辑:admin

2019热播的《都挺好》可谓一场原生家庭的罪恶展览,在人们被苏家三男渣到愤恨时,更心痛因此而变得偏执、尖锐的苏明玉,童年的阴影真能毁了人一生。

香港老牌明星郑裕玲也是如此。

她于1957年出生在香港一个不幸家庭,父母经常吵架,摔东西,感情很差。爸妈离婚后,郑裕玲和弟弟跟母亲过,经济拮据,父亲再没来过,亲戚也疏离,母亲整天给她灌输:你爸爸是个坏人。

这让郑裕玲对婚姻十分悲观,她不相信任何人,因而逐步变得强悍又坚硬。

因为没钱,郑裕玲中学毕业后就不得不出来找工作。70年代,香港诞生了汪明荃、周润发等许多大明星,于是她也决定做一名演员。

1978年,她幸运地进了大名鼎鼎的TVB。由于综合能力强,TVB视其为“汪明荃接班人”,仅一年就安排她与周润发联袂主演电视剧《网中人》。

郑裕玲与周润发的荧幕CP很快受到全港观众的欢迎,几乎每本杂志都用他们情侣照做封面,她也一炮而红,随后拍了很多影视作品,但郑裕玲并不满足。

1987年,郑裕玲投奔了成龙的经纪人陈自强转战大荧幕,为了在美女如云的香港影坛杀出一条血路,还大胆地选择转型做“女丑”。

她在《太阳星星月亮》里扮演了一个潦倒的舞女,并将其世故、义气的江湖做派演绎的非常有戏味,一举夺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而在1991年的《表姐,你好嘢!》中,郑裕玲更是不计形象地扮演了老土又搞笑的表姐,又顺利捧回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2000年她重回到TVB,在情景喜剧《男亲女爱》中,挑战性地塑造了高傲刻薄的女强人毛晓慧,与黄子华扮演的邋遢港男共处一室,天天斗气,令人看一集笑一集。郑裕玲如愿摘得当年的TVB视后,成为香港唯一的影后、视后双料王。

2003年她又出人意料地宣布专职做主持,香港商业电台甚至为她开出时薪4万的天价!

其实,口才了得的郑裕玲自1983年起就在主持TVB台庆,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子访港时,英文流利的她作为唯一的艺人代表出席。郑裕玲还做过清谈节目,“单刀直入”式提问震慑过不少名人。有一次,成龙就被她从收入到婚姻等各种隐私问了遍,“吓得”成龙说:这个节目可以写进历史。

能在影视播三栖红够40年,每一步还走得虎虎生威,不得不赞叹郑裕玲的魄力与精明。周润发就曾说过:郑裕玲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

但谁知道,郑裕玲为此付出了多少!因为不知道能红多久,她曾一天拍九场不同的戏,能拼时就尽量拼,才熬为了叱咤香港演艺圈的Do姐,她独立得像一支军队,甚至有些苛刻,很多人对她都相当敬畏。

因没有安全感,她很看重钱,想临时压价门都没有,在发现能自己搞定通告后,直接把经纪人陈自强“踹”了。后者曾抱怨,别人都会客气地叫他一声“老窦”,只有郑裕玲总是直呼其名。

郑裕玲最恨人迟到,因为时间就是金钱。有次,一个小演员迟到,她当场就开撕,吓得对方瑟瑟发抖。

刘嘉玲曾跟郑裕玲一同出演《流氓大亨》,由于还是新人,老是忘词,郑裕玲当众呵斥道

“回家看完剧本再来拍”。

最惨的是周星驰。他当时还在《天龙八部》里跑龙套,遇到主演郑裕玲后,就恳切地问她,自己有没有机会红,结果郑裕玲说他永远也红不了!

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这么红的两个演员,一生只合作了几十秒。(《赌霸》中,没对手戏)

众人都道是郑裕玲毒舌,其实是糟糕的原生家庭让她变得不信温情、更不屑圆滑,和苏明玉还真像!可惜,苏明玉最后被石天冬拯救了,郑裕玲却从未被爱情安抚。

刚进TVB时,郑裕玲就结识了第一任男友甘国亮,恋爱后迅速同居。两人都是精于计算,好强不能输,磕磕碰碰十年最终分手。

分手闹得也比较难看,甘国亮爆料郑裕玲拒绝婚前性行为,郑裕玲则反击甘国亮根本对女性没兴趣。

后来,甘国亮一直与男性友人过从甚密,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1992年,郑裕玲与歌手吕方确定了情侣关系。他比郑裕玲小了7岁,事业发展也不理想,这段恋情一开始就不被看好,但郑裕玲却非常投入。

给吕方张罗工作,帮他理财投资,连减肥这样的小事都要督促,但偏偏他就是不思进取……最后,郑裕玲干脆就把吕方包养在家里了,吃用开销全是她出。

她曾自豪的说,“我有今日成绩,是全靠自己的本事,我从没有花过男人一分一毫。”可惜,传统男人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更关键郑裕玲是不婚不育主义,而吕方非常想结婚。

2008年,两人宣布分手。吕方居然告诉媒体,这段感情如同坐牢,枉费了郑裕玲的多年付出。随后,他很快找了一个小21岁的女友,据说又是富婆,并特地去电台公布恋情,怕别人不知道他吃软饭。

而这厢,郑裕玲已经年逾花甲,仍是独身一人。

不愿接受衰老的她,常年节食保持身材,还几乎每周要果酸换肤,弄得脸越来越像一副面具。

2013年的金马奖上,郑裕玲还前所未有地“栽了跟头”。她与黄渤同台颁奖时,讥讽后者穿得随便,像睡衣。没想,黄渤立马回道:你已经五年没来,可这五年我一直在‘金马奖’,这里已经像家一样。回到家里穿什么?回到家里一定要穿得舒服一点儿。”话音还没落下,台下已经笑声四起,掌声连连。

坚硬、毒舌的Do姐轰然倒塌在柔软、阳光的黄渤面前。

如今,郑裕玲已很少露面,去年的生日合影里,她的脸非常古怪,再无当年风采。

郑裕玲曾对记者掷地有声的说,“通常我都得到想要的东西。”但我们知道,除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