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2019-07-09 22:38 来源:原创文章网 编辑:admin

时隔多年,他荣归故里。

  他是带着光环回来的,成功得令人望尘莫及。

  失联十几年的大学同学从新闻中看到他,想方设法找到他,心潮澎湃地相约聚会。这本不在他的行程之内,他也从来没想过会被人记起。他很不想去,可如果拒绝,倒显得他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其实不然,他只是不想与人共同回忆藏在心底的那段年少轻狂。

  他是转学生,只在那所大学读了两年。

  第一年,他独来独往,用心学习。第二年,遇到了她,一见钟情。

  他们同级不同系,因为新开的一门选修课,偶然坐到了一起。

  她是班上的学霸,安静不失灵气,稳重却不拘泥。

  他是典型的高富帅,配上低沉磁性的声线,一开口迷倒一片。

  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他只能远远地用目光追随着她。

  不是每天都能见到,但只要她在,人潮人海中,隔山隔水般,遥遥的一个背影便能点亮他的一整天。

  他以为他藏得很好,却没料到有一天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泄露了真情

  全校英语演讲比赛,他代表年级参赛,她是年级代表评委。他在台上,她在台下。他做完自我介绍,报出演讲题目,扫视全场后将目光投在了她的脸上,她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对,旁若无人浑然忘我,虽只片刻的眼神交汇,却足以令全场唏嘘。

  “够可以的啊,大庭广众面前,你俩出演一切尽在不言中?”赛后,哥们儿调侃他,“就这一眼,比你碾压英语系拿到一等奖还要轰动。兄弟听句劝,君子不夺人所爱,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可他不想回头,也回不了头,满心满眼全是她,再也放不下。

  索性直接找到她告白:“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她的泪随着他的话音同时滚落,“求你别再折磨我了,我有男朋友。”

  “我不在乎,结了婚还能离呢。”

  “可我在乎!”

  “那你敢说你不喜欢我?他配不上你,更保护不了你,我样样比他强。”他毫不留情地说出事实。

  她不否认,止不住地落泪,更让他坚信她也喜欢他,这一认知令他欣喜若狂,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低头直接覆上了她的唇。这是他的初吻,夹杂着她的泪水,青涩甘苦,从此万劫不复。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只要时间允许,他便守着她,缠着她接受他。

  “你别这样,我就是个见异思迁的坏女孩。”她泪眼婆娑。

  “傻瓜,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他紧紧地拥着她,恨不得揉碎,合二为一。

  “我对不起他,他什么也没做错。”

  “你瞒着他更对不起他,快去找他说清楚。”

  她还没鼓起勇气去说,就先被男友发现了。

  在颠簸的公车上,他们沉默了一路,她坐他站,快到站时,他突然说:“你不爱我了。”

  她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去看他。

  “你的眼神。”他铁青着脸,直言不讳,“前天,我看见你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你知道么?你从来没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我。”

  她内疚得无地自容,“对不起。”

  “其实这学期下来,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儿了,却装作不知。为了你的一句话,拼了命念书,连最痛恨的马哲都过了,全是背下来的,一个字儿都没抄!可你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直到看见你们在一起,我才知道是为什么。当时我就站在路边,你竟一点儿没察觉,合着你们都到这地步了,眼里除了他,再没别人了?”

  “不是,就两个星期……”

  “两个星期就胜过我们这么多年?……算了,人不轻狂枉少年,你别后悔分手吧。……刚好到站,终点站,还真应景儿。”看得出来他在强装潇洒,他有他的骄傲,话说至此,再无退路。

  初恋的终结不仅没有让她轻松,反而陷入了更加难堪的境地。

  闺蜜在得知消息的第二天就跟她绝交了,因为她用情不专、喜新厌旧。

  而他也成了众人口中横刀夺爱的卑鄙小人,一时满城风雨,最后更被爆料:他比她小了整整三岁!原来他才是隐藏的学霸。

  老牛吃嫩草不可怕,可怕的是女生比男生大。

  终于,不堪重负的她退缩了,“其实在你出现之前,我自己早就动摇了,所以你不是第三者插足。我承认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但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爱。你等我一年,等明年我们毕业了,你若不变,我们就在一起,好吗?”

  “不好。就现在,要么现在跟我,要么永远别想!”他那个时侯还是太年轻了,情急之下不假思索地摞下一句狠话,不留一丝余地。

  她这次没哭,只是红着眼轻声说,“知道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但不能是现在。”

  本就不同系,若有意避开彼此相当容易。于是,他们就真的又回到了最初,形同陌路。

  而年少气盛的他并没有多少时间用来缅怀这场短暂的初恋,因为家里很快就安排他出国留学了。从此,一路坦途,海阔天空。

  她从闺蜜的口中得知他去参加了同学聚会。

  还是那个闺蜜,她们在毕业典礼上复合了。当自己也爱过之后,闺蜜终于理解了她,毕业之际,主动找到她,坦承当初没有考虑她的感受,不该意气用事。于是她们和好如初,甚至比从前更加亲密。

  “你是不是早就看过网上的新闻了?”不愧是闺蜜,明察秋毫。

  “正看着呢。”

  “我说翟太太,关于同学聚会,你就真的一点儿也不好奇我都打听到了什么?”闺蜜故意在电话的另一端吊她的胃口。

  “不好奇。各自安好,互不干扰。”

  “好吧,let bygones be bygones。 对了,我说你什么时侯出来逛逛街啊?老这么在家宅着,当心有一天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宅太太!”

  她握着话筒的手一抖,眼前瞬时一片模糊。

  好一个名副其实的翟太太,不过,此翟太非彼翟太。彼翟太正在她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被他轻拥在身前,笑意盎然,如花灿烂。

  你用一转身离去,我用一辈子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