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打游戏7小时,深圳95后最高月入80万,背后没那么简单

2019-06-05 00: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每天打游戏7小时,深圳95后最高月入80万,背后没那么简单

今年4月份

人社局发布了13个新职业

其中包括电子竞技员

不少人认为能为游戏行业正名

而游戏直播对普通人而言

越来越不陌生

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的日益火热

各大平台的“一哥一姐”也受到关注

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

近日,南都记者采访了

深圳南山一名95后的游戏主播

微博粉丝超200万

一起看看他的“别样生活”

深圳南山95后游戏主播

每天直播7小时

网名:“不求人”

真名:游鹏

身份:95后游戏主播

人物档案:

● 2018年3月开始直播至今,长期位居虎牙《和平精英》人气榜第一。

● 曾获虎牙“2018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主播”。

● 根据小葫芦直播数据显示,“不求人”排名在全网排名第十二名,分类排名第一。

数据显示:

● “不求人”过去一个月直播打赏收入超过80万元。

人物档案

5月20日,深圳市南山区,一个不到十平米房间,在团队成员陪伴下,22岁的虎牙游戏主播游鹏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采访。房间的一面墙贴上了绿幕,他每天都要在绿幕前、以“不求人”的身份直播七个小时以上。

采访过程中,游鹏提的最多的是粉丝。在他眼里,粉丝是朋友一样的存在。或许,这也是他直播不到一年,就能成为虎牙头部主播的原因。

不过,有网友坦言:

“长得还行,会调动气氛,跟以前那些只会埋头打游戏、一说话就是互喷的游戏主播不一样,‘不求人’挺适合当直播平台门面被推出去。”

游鹏为什么要成为游戏主播?

“不求人”这个名字

又有什么故事?

一起去了解~

1

当兵经历影响人生轨迹

数据显示,“不求人”过去一个月直播打赏收入超过80万元,而他曾经单日收到打赏收入85万元。而这样的收获,离不开他一直以来的付出。

游鹏的直播时间固定在下午5点到夜里12点。

小葫芦数据显示,2019年5月人气排名前20的主播,日均直播时间几乎都在300分钟以上,其中不乏如游鹏这种日均直播时间超越400分钟的“勤奋主播”。大部分头部主播的直播时间都在晚上,少量头部主播的直播时间在下午、深夜。头部主播的作息也往往因此异于常人。

做直播之前,游鹏当过兵、开过网店。他说这两项经历和做直播一样,出发点都和兴趣有关。“我很爱枪,当年去当兵就是有这个原因,后面玩‘吃鸡’也是因为枪。”

当兵的经历对游鹏影响很深远,这也是“不求人”这个名字的由来。

“刚开始过去的时候,我很拖同班战友的后腿,我当时就心里想着,不能麻烦别人,希望什么事情都自强不息,所以才有了“不求人’。

因为喜欢枪,游鹏接触了《绝地求生:刺激战场》这款游戏,随后走上了做游戏主播的道路。

做主播给他的生活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个人时间的缩减。“我现在会想的比较多,比较忙。”接受采访前一天晚上,游鹏凌晨四点多才睡,“因为昨天晚上的一个四排打得不是很好,所以跟另外三个队友聊战术,就花了快2个小时。”

事实上,游鹏每天直播结束后工作也还没结束,他还要和队友讨论游戏技术、同编导复盘直播表现,每天入睡都已经是深夜。

白天,游鹏要健身、和编导讨论节目内容、训练游戏技术,有时还有接受采访、拍Vlog等工作。即使工作再多,游鹏也要在每天下午5点准时开始直播。他很少放粉丝鸽子,尽管“鸽粉丝”已经是业内司空见惯的事。

“他们都在等着我去直播间,所以我不去,心里就会忐忑”,游鹏这样解释他在直播上的“勤奋”。有时候他会一直播到凌晨两点才结束。

而这样努力的付出

也让“不求人”游鹏有了回报

2

“代言能力堪比二三线明星”

截至6月3日,新浪微博上关于游鹏或“不求人”的超级话题有1.3万个发帖,3.1万人关注。其中,女生居多,帖子大多是对游鹏的告白,甚至有粉丝将自己的照片和游鹏的照片合成结婚照发帖。

2019年1月,游鹏和欧阳娜娜一起双排“吃鸡”,还因此上了微博热搜。事实上,这并不是游鹏第一次和明星合作,他还先后和汪苏泷、徐悦、炎亚纶合作过。

游鹏的工作早就已经

不局限于游戏直播

除直播外,他定期会在微博发Vlog,还会接商业代言,仅仅是最近三个月,他就接到了电动方程式比赛的广告、红魔3手机的代言,还合作了潮牌izzue的联名款。

“很多游戏主播的代言还局限在游戏外设,但‘不求人’接的广告已经出圈了,他现在的代言能力相当于一个二三线明星。”一个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

签约公会和虎牙后,游鹏有了专业的经纪团队对他的个人形象进行改造,同时他的直播内容也有专业人士剪辑产出、衍生二次创作,这些都有助于提高他的人气。

而虎牙的运营团队在他的直播丰富性上提出全方位的建议,给他了最优质的曝光资源,还为他打造了“大魔王”的人设标签,这些都促成了游鹏的优质形象。

3

“少数能在客厅看的主播之一”

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游鹏做直播,他妈妈在最初就不理解,“觉得我就是在玩”。后来,游鹏妈妈也是通过看他直播,才逐渐理解了主播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她说,之前从来没有没想到,我的直播竟然能让许多人那么开心和快乐,她就慢慢地接受了”。

游鹏的粉丝里有不少大学生,作为同龄人在谈及对青少年的影响时,他显得非常谨慎,“我跟他们说要好好学习,然后再考虑做电竞选手、做主播。学识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帮助。”

有粉丝评价游鹏为“少数能在客厅看的主播之一”,因为他是少有的在直播时不说脏话的主播。游鹏在谈起这个评价时非常开心。

“我担心会给一些看我直播的粉丝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从来不会在直播中说脏话。这个评价让我觉得直播变得很有意义。”

此前南都记者曾选取8个主流直播平台进行了综合调研,从调研中可以看出,目前各直播平台的主要经营风险仍然集中在内容不合规上,如传播低俗内容、主播行为不当等。

“‘不求人’属于素质比较高的。他会自己把控自己的言行,公会在这方面都没对他提过要求”,游鹏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从不在直播中说脏话、没有黑历史的‘不求人’符合直播新阶段的需要”,一直播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直播行业内容合规要求越来越高,过去那种靠出位博眼球的时代已结束。

同时,直播平台之前负面舆论较多,去污名、树立正面形象成为平台当务之急,“只有形象正面、技能突出的主播才会受到重视和扶持。”

4月份,人社局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员,这一举措被不少人解读为有助于为游戏行业正名,而游鹏看好电子竞技未来的发展,“只要我们正确地去引导,相信电子竞技会越来越好”。

5月26日凌晨三点多钟,游鹏发了一条微博,他说压力很大,最近也许是他最不开心的一段时间,“我想做一束光,照耀你们。但好怕哪一天我自己不亮了呢?”

统筹:南都记者 石力 甄芹

采写:南都记者 石力 实习生 汪陈晨

摄影:南都记者 卫迎 吴佳琳

编辑:唐泽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