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很“慌张”

2019-05-10 00: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黄章很“慌张”

来源丨投中网

作者丨王满华

自去年“高管内斗风波”之后,魅族已经沉寂许久了。直到不久前,一则关于“魅族股份变动”的传闻才让其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

5月2日,多家第三方查询工具显示,魅族股权出现变动,创始人黄章的持股比例由51.96%降低至49.08%,同时,具有国资背景的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持股50.92%,取代黄章成为大股东,公司首席营销官李楠也被从主要人员中移除。

当日晚间,魅族官方就出面否认称:“珠海基金正式投资魅族,根据协议约定,其拥有一席董事席位。魅族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仍为黄章,管理层团结稳定。”

显然,该声明并不足以平息外界的质疑。今年3月,由黄章亲自操刀的新手机魅族16s问世,市场反映平平。时隔一个多月,魅族却因为一系列的股权变动被推上舆论的风口,这让一直对炒作、营销嗤之以鼻,坚持“以质取胜”的完美主义者黄章怎能不慌张?

不想做大股东的CEO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

5月5日,魅族创始人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写下这样一声喟叹。累的原因,想必与魅族近年来日渐明显的颓势以及频繁的人事变动脱不开干系。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给出的2019年Q1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统计报告显示,国内智能手机今年第一季度整体出货量继续低于1亿部,同比下降7%,环比下降12%。

其中,华为、vivo、OPPO、小米、苹果排名前五,市场份额分别为 29%、20%、19%、11%、7%,三星以1%的份额位列第六,而魅族已彻底沦为others。

与此同时,魅族在2018年也经历了一系列的管理层动荡。

2018年12月31日,同为“魅族三剑客”之一的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颜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发文称,根据公司安排,其将卸任Flyme事业部总裁一职,由副总裁周祥接任。但据新浪科技当时报道,杨颜此番并非普通的岗位调动,而是从魅族离职。无论真相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杨颜已经离开了魅族的权力中心。

再早8个月,2018年4月中旬魅族科技总监张佳对CMO杨柘的公开吐槽,引发了一场内部“宫斗剧”,在张佳离职后不久,传言在“宫斗”中被架空的原总裁白永祥,离开了主要管理层的岗位。

加之上文提到的已从主要人员中移除的李楠,以及默默离开的前CMO杨柘,昔日黄章身边的左膀右臂已不复存在。

作为创始人和大股东,魅族业绩不佳、管理层混乱,黄章必须对此负责。

偏执的创业者

事实上,魅族也曾经辉煌过。

2003年,凭借 “miniPlayer”登顶国内MP3播放器宝座,创下10亿元人民币的年销售额;2009年,在国产手机市场一片荒蛮时,带领魅族团队推出自有品牌手机魅族M8,两个月内销量达10万台,5个月内销售额突破了5亿元。

做出如此成绩的黄章,似乎没有人会质疑他对于行业的敏锐,但同时,他也是个偏执的创业者。

“一次,风险投资公司IDG托人找到黄章,希望了解魅族公司,寻找投资合作的机会。可是,双方一点也没有交集,投资还没有开谈,立即无疾而终”,2009年《封面故事》曾这样描述黄章,“投资人不喜欢黄章,因为他根本没把这些人当回事儿。”

“我们最缺的不是钱,也无需投资人过多干涉公司策略。”黄章曾公开说道。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有数据显示,2018年魅族出货量约800万部,较2017年魅族对外公布的近2000万部出货量大幅下滑,其中资金问题影响明显。资金的匮乏直接影响了产品技术的跟进,进而加大了魅族与一线厂商的差距,导致销量、营收不断下滑。

曾经不愿拿投资人钱的黄章此番引入国资,想必也是对魅族存在资金问题的最好证明。

翻看黄章的微博,96条动态几乎90条都与魅族有关,有趣的是,在不遗余力推销自己产品的同时,黄章也无所顾忌地“四处树敌”。

“和老罗小米比炒作,我肯定输。要是比做产品,我可以秒他们几条街。”

“4.7寸的红米2不算什么,年内上市的魅蓝5寸版,足够秒杀。”

“小米,乐视是所谓春晚黄金位置?魅族如果做至少要拿白金位置。我是觉得把心思放在产品上比放在春晚广告上更重要。”

……

2015年,黄章还曾因不满高通的“霸道”,与其对簿公堂,而后高通全面停止了向魅族提供高通芯片,导致魅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使用联发科以及少量的三星芯片。

黄章的偏执,还体现在产品上。

2018年9月,黄章在魅族社区发贴称:“未来我只出两个系列手机产品:魅族旗舰系列和国民手机系列。”此言一出,意味着低端系列品牌“魅蓝”被战略放弃。

在此之前,魅蓝品牌一直是魅族的销量和营收保障。众所周知,国产手机品牌的大部分出货量还是依赖入门智能手机,而当时国内唯一可以与红米note系列竞争的正是魅蓝。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魅族的总销量突破2000万台,其中魅蓝占据一半以上。据了解,即使是在砍掉品牌后的2018年,魅族仍卖出不少此前已经生产的蔚蓝机型。

黄章坚定地认为产品就应该靠卓越的技术、超群的功能去赢得消费者的口碑,根本不是靠频繁的曝光、宣传,以及狂轰烂炸的广告去打开市场。他宁可每天花几个小时泡在论坛上,与用户沟通,听取反馈,做好产品。但当一个创业者对产品过度专注,而忽视了其他环节,又因为对产品过度关注,产生的自信导致自己不能容忍异议的时候,产品就开始脱离群众了……

这或许是偏执的创业者在不断演化之后的宿命——以为在专注产品的道路上精进,最终却与用户越走越远。

渐行渐远渐无书

“黄章一直用这句话来要求公司,走的远比走得快更重要。在黄章看来,产品第一,一切都是第二。”曾任魅族总裁的白永祥这样评价黄章。

“作为小米的老师,前三是必须的,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但黄章可能没有想到,智能手机的迭代很快就到了极致,而到了同质化竞争的时代,单凭产品本身已经很难取胜了。

小米2018年年报显示,小米去年营收为1749.15 亿港元,实现转亏为盈赚了134.78 亿元。不过,这么庞大的体量,在市场份额方面,小米也只能以11%的占有率排名第四,至于魅族,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商场如战场,产品好固然重要,但产品如果没有好到具有垄断性的优势,一切就等于0。实际上,因为统一的操作系统(安卓)和几乎相同的供应商,智能手机的竞争早已经在产品之外了。

也正是因为对这一趋势的洞察,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当年才会说:“绝大部分中国手机企业都将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

到了今年,以乐视、锤子、金立、美图为代表的一众手机品牌已在竞争中惨淡离场,国内智能手机市场被华为、VIVO、OPPO和小米、苹果等企业瓜分。魅族还在,曾经不想引入资本的魅族,找到了国资,这显然不是为了爆发,而是为了“活下去”。

但是,对于手机市场而言,“活下去”与否已经没有太多的价值了。似乎没有多少人期待魅族的新品,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魅族的衰退,魅族也很难在这个充分竞争的时代,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也许可以断言,属于魅族的时代过去了。

当然,魅族曾经有辉煌的过去,而且还为“小米”、“锤子”等互联网手机的诞生提供了养分,锤子罗永浩的口中“情怀”,正是黄章过去十几年身体力行的理念。对产品的偏执曾让魅族从一众企业中崛起;而对产品的过度偏执又让魅族在市场的厮杀中处于下风。但无论怎样,魅族曾经深刻的影响过这个世界。

正如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所说的那样:一小群有思想并且有着献身精神的公民可以改变世界。

虽然魅族渐行渐远,但我们终将记得:世界正是这样被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