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拨打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 » 看就看好哦哦好对哦OK快快乐乐看有限公司

高等数学是属于年轻人的游戏——从业者往往会在40岁之前做出最重要的贡献——但年事已高的西蒙斯依然孜孜不倦地做着数学研究。2003年他儿子Nick在巴厘岛溺亡后(西蒙斯在1996年在一次自行车事故中失去了另一个儿子Paul),六十岁的他再次回到了数学当中。西蒙斯说:

一旦开始认真思考数学问题,你就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西蒙斯后来在拓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论文“常微分上同调的公理化表征 (Axiomatic Characterization of Ordinary Differential Cohomology)”。他还向我介绍了他手头的一个课题:“问题在于,六维球体上是否存在着复杂结构?这是一个非常棒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而且没有人知道答案。”玛丽莲曾告诉我,每当她的丈夫眼神恍惚开始磨下颌的时候,就知道他正在考虑数学问题了。

我们讨论的话题转向了熨斗研究院。西蒙斯认为,“文艺复兴”成功的核心,就在于其先进的计算机架构;在大学里,编程写码往往是一个很不稳定的过程。外包处理这些编程工作的研究生和博士后当中,“有些人写得一手好代码,而其他人则能力欠佳。而当这批人毕业离开之后,就没有人去维护之前写出的程序了。”为了保证研究院的正常运转,他聘请了两位学术界顶尖的程序员:带我游览机房的Carriero是从耶鲁招来的,在校期间就曾为生命科学系开发出高性能的计算能力;而Ian Fisk曾在日内瓦郊外的粒子物理实验室 (CERN) 工作。西蒙斯给了他们极高的权限和更高的酬薪,“他们就是人尖中的人尖”。Carriero和Fisk有时会与“文艺复兴”的同行交流技术事宜。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可能只是不起眼的后台运作,但这恰恰是西蒙斯所极力重视的,且与研究院独特的计算重点息息相关。熨斗研究院不会独立开展任何新的实验;在此工作的大多数研究人员与大学合作,从“湿”实验室——那些装备着培养皿、高压灭菌器和基因改造过的小白鼠的设施——当中采集新的数据。该研究院的算法和计算机模型,旨在帮助研究人员发现已采集数据中所隐含的信息:从时空扭曲的程度推断未发现新行星的位置;从染色体看似无用的部分中识别与突变有关的基因链。因此,研究院内部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实验室,而更像一间普普通通的熨斗区办公室:穿着随意的人整天坐在办公桌前,在高高的天花板下死死盯着屏幕。

西蒙斯麾下拥有可媲美中等规模研究型大学计算机中心的数据处理能力,相当于六千台高端笔记本电脑的运算量总和。这虽然很强大,但并非可以四处夸耀的资本。正如Carriero所承认的那样,它“并不能与亚马逊或谷歌全公司的资源相提并论”。不过,由于熨斗研究院的人员编制小得多,每个研究人员都可以随时调用巨大的计算能力。Carriero表示,通过向科学家提供最顶尖的“算法指导”和“软件指导”,可以帮助他们专注于推动尖端科学的研究与发展。

在“既然算法可以帮我发家致富,那也可以帮我征服基础科学”这个点子上,西蒙斯决定做一场豪赌。在过去两年中他雇了91名研究员,预计还将雇用逾二百名,使熨斗研究院可以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相匹敌。他并不担心成本:



 
公司资料

 
不良举报  文明转播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